精益求精 止于至善

NEWS CENTER行业新闻

发挥国家公园体制优势 激发多重效益

2021.12.03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浏览量:212

       随着我国宣布正式设立三江源、大熊猫、东北虎豹、海南热带雨林、武夷山等第一批国家公园。国家公园建设从试点阶段开始步入快速推进阶段。未来,势必将在贯彻我国国家公园体制优势的基础上,大力推进国家公园建设在数量和范围上的全面扩围,以发挥国家公园对我国自然保护领域重要载体的重要作用。

      “未来国家公园将本着储备一批、创建一批、设立一批的思路,建立一个动态开放的国家公园储备机制,引导全国各地推动国家公园的创建。”国家公园研究院院长唐小平介绍,综合考虑我国生态安全需要、公众的关注度和地方的积极性等因素,未来将重点在青藏高原、黄河流域、长江流域生态功能的重要区域以及广阔海域创建国家公园,比如黄河口、秦岭、若尔盖、南岭、辽河等区域,将按照成熟一个设立一个的原则,推动后续正式设立工作。

       国家公园体制落地之路

       国家公园的设立历程,见证了国家公园体制在我国落地生根的全过程。

       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首次提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

       2015年5月印发的《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提出,通过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实现“以保护为主”和“全民公益性优先”的目标。彼时,该方案提出拟在北京、吉林、黑龙江、浙江、福建、湖北、湖南、云南、青海等9地开展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试点时间为3年,2017年底结束。由于该方案试点的并非国家公园这一实体,而是国家公园管理体制,这也使得对“国家公园体制”的关注再度升级。

       2017年9月印发的《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提出明确要求,到2020年,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基本完成,整合设立一批国家公园,分级统一的管理体制基本建立,国家公园总体布局初步形成。

       随后的数年间,国家公园体制迎来切实有效的试点运行,并迎来了试点范围的扩大。在国新办2021年10月21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李春良介绍,中央改革办、中央编办、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等有关部门和12个试点省区共同努力,全社会共同参与,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目标任务基本完成,为正式设立国家公园、全面推进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根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发布的消息,截至此次第一批国家公园获批设立之前,我国已建成三江源、大熊猫、东北虎豹、湖北神农架、钱江源、南山、武夷山、长城、普达措和祁连山10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涉及青海、吉林、黑龙江、四川、陕西、甘肃、湖北、福建、浙江、湖南、云南、海南12个省。

       历经多年、多地对国家公园体制的试点运行,如今,随着首批国家公园的获批设立,未来的国家公园体制料将随着国家公园数量上的不断增加在全国落地生根。

       正如唐小平指出,在新的历史时期,国家公园建设将坚持国家立场、系统思维、科学布局三大原则,从研究出台国家公园空间布局方案、稳步推进国家公园创建设立工作、推进第一批国家公园高质量建设三方面发力。

       凸显制度优势促进国家公园建设

       社会各界之所以给予国家公园建设如此高的关注度,是因为其在我国自然保护领域的特殊地位关系密切。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公园未来在我国自然保护地领域将发挥独一无二的作用。

       根据2019年6月印发的《关于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在明确自然保护地功能定位的同时,还确立了国家公园主体地位。

       《意见》提出做好顶层设计,科学合理确定国家公园建设数量和规模,在总结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经验的基础上,制定设立标准和程序,划建国家公园。确立国家公园在维护国家生态安全关键区域中的首要地位,确保国家公园在保护最珍贵、最重要生物多样性集中分布区中的主导地位,确定国家公园保护价值和生态功能在全国自然保护地体系中的主体地位。国家公园建立后,在相同区域一律不再保留或设立其他自然保护地类型。

       这意味着,未来将以国家公园为主要载体,且明确了在设置国家公园的地区该载体的唯一性,即不得再设置任何其他类型自然保护地。《意见》分三步走明确了2020年、2025年和2035年三个重要时间节点为目标达成的关键时间,其最终目的是建成中国特色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推动各类自然保护地科学设置,建立自然生态系统保护的新体制新机制新模式,建设健康稳定高效的自然生态系统,为维护国家生态安全和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筑牢基石,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奠定生态根基。

       显然,凸显中国特色也将让国家公园体制这一发源于北美大陆的人类文化遗产不断发扬光大。“国家公园体制的落地生根表明我国根本扭转了以往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发展的传统思维,且理念扭转迅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周宏春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公园体制从提出到试点再到明确政策路线,确定未来发展蓝图,用时不过数年时间而已,其间不仅传递了政府保护生态环境的决心,更反映了我国制度优势和政策执行的高效。

       在周宏春看来,与国外的国家公园更多采取事业单位管理或私人管理不同,我国的国家公园体制有着巨大的制度优势。由于主要采取行政事业单位管理办法让自身的执行力大幅提升,且制度优势尽显,毕竟,采取什么样的所有制形式决定了管理效能的高低。

       “作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国家公园体制将逐步规范化,法规、政策将逐步健全,管理体制也将走向相对稳定,国家公园管理成效必将随之逐步显现。”周宏春说。